正在加载...

IT产业技术创新的第一波来自欧美,而中国将在第二波IT产业技术创浪潮中占据不可忽视的一极,博科资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沈国康慷慨陈昂。

数十年前,IBM还仅仅是领先世界的大型、小型机和便携机,现在,IBM已从硬件科学技术的角度将其大部分精力集中在咨询和并购重组业务之上,新的IBM正在咨询、软件和技术服务的过程中,增强其全球配送能力。

行业与行业、业务与业务之间的区隔越来越模糊。如今,IBM不仅仅是商业电脑和应用软件供应商,更是企业咨询服务机构;而Mac不仅仅意味着苹果电脑、Mac OS操作系统和简便易用的IPod,更代表了移动通讯工业设计的最高创意实现;与此同时,Google不再限于互联网领域的搜索技术,它在各个专门知识门类对信息检索技术的开发,和对整个信息的整合理想成为其多元化形象的最佳代表。

一家独大的时代已经过去,在软实力称霸的时代,微软终于全面遭遇到对手,IBM、Google、Mac和Microsoft跨领域混战的大戏已经拉开序幕。

软实力时代

软实力的概念起初由哈佛大学的教授提出,其原始定义来自于国家综合实力的划分。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经济、科技、军事实力,体现的是硬实力,另一方面是文化、价值观念、社会制度、发展模式、生活方式等很难量化的实力,称之为软实力。当软实力的概念影射到企业中时,包含的是四个方面的意思,首先是创新的能力,第二是管理的机制,第三是企业文化层面,第四是品牌的声誉。创新力,是企业软实力的最核心内容。

荣膺物流供应链领域隐形冠军企业荣誉的博科资讯有限公司总裁沈国康,借引犹太人的历史表达了他对企业软实力的理解。

从创世纪进入到21世纪,对世界的命运影响最大的莫过于3个犹太人:在个体思想层面,被西方社会奉为神明的耶稣·基督;在社会科学层面,缔造共产主义思想并深刻影响了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卡尔·马克思;以及在自然科学层面,提出相对论、物质不灭定律和能量守恒定律,奠定现代自然科学基石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相比起精于制造机器的日耳曼人,相比起擅于制定规章制度的撒克逊人,犹太人更善于用深层而无形的思想去影响世界,并推动历史的车轮更快速地前进。这就是隐含在犹太人大脑中的“软实力”。对于现代企业家而言,是否具备这样的软实力,是决定企业在商业世界沉浮的核心要素。

通过对市场的把握、对传统思维的超越,组织创新资源,根据客户的需求,因地制宜地推出新产品、新生产模式、新服务方式的能力,是企业软实力的集中表现。而具备软实力的企业,在创业的初期往往以隐形冠军的形态存在于业界。譬如民族企业的神话百度,譬如迅速挑战中国人饮奶习惯的蒙牛,譬如应用无处不在的Google,譬如正在与Google争夺网络应用开发商控制权的facebook。

创新的口号已经提了很多年,现在,再提创新力依然是一个有创造力的倡议。创新有很多种类,完全颠覆寻常逻辑的是原创式创新,或曰颠覆式创新;在成形模型的基础上修补,螺旋式上升的是模仿式创新;彻底抛弃旧套路,重组资源寻求突破发展的是抛弃式创新;保持既有业务的同时,积极寻求市场空白点,大打蓝海战略的是拓展式创新。

在软实力第一的时代,且看风云企业如何展开十八般武艺在不停变化的商业环境中激流勇进。

颠覆式创新 VS 模仿式创新

微软和苹果都是有创新力的公司,唯一的区别在于鲍尔默的创新相对保守和稳妥,而乔布斯的念头更大胆、更彻底。

“我觉得中国不要去学比尔·盖茨,有一个更好的偶像,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你看苹果做出来的东西,人性化,时尚感强,非常富有艺术气息。相比而言,微软在操作系统里面已经阻碍了整个工业的进步,英特尔也是。”当网易CEO丁磊说出这番话时,即使是五年前还如雷贯耳的微软,正通过开发网络搜索技术和便携式媒体播放器设备,高度紧张地应对来自Google在互联网领域和来自苹果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市场份额蚕食。

Google和苹果是颠覆式创新厂商的最突出代表。
在平衡收入和利润的驱动力下,Google的创新力被激发的淋漓尽致,实行多元化产品和服务战略,广泛涉足消费者在线服务,诸如离线广告、企业主机软件服务和企业搜索市场等。而在消费者在线服务市场,Google向互联网搜索之外的市场拓展,推出图像管理、网络电邮、视频和及时信息等服务,它的胳膊已经伸到了以前人们无法想像的一些领域,这只手伸得太长,以至于在IT业界再次引发了类似于从前人们对微软产生的那种对巨人和垄断的恐惧。

而苹果,总是能给它的粉丝带来无尽的惊喜,让全球为之疯狂的iPhone只是苹果众多惊喜中的一个而已。

2008年5月初,乔布斯宣布同20世纪福克斯、沃尔特迪斯尼影业公司、华纳兄弟、派拉蒙影业公司、环球影业家庭娱乐和索尼影业娱乐等众多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这就意味着,在类似《钢铁侠》这样的大片发行DVD的当天,苹果的用户就可以在iTunes网站下载这些电影,在苹果的产品上尽享大片。

苹果精心地选择出最好的合作者。2004年,宝马首次在其年度新款车型的储物小格中加入iPod转接器,克莱斯勒、福特和本田等汽车制造商随后也加入这个潮流。超过20万家公司与苹果签署了制造与苹果相容产品的协议,70%的新款美国车都配备了iPod转接器,大约10万个飞机座位也将同样配上这个绝无仅有的组件。

在乔布斯的哲学里,苹果始终是,也必须是一家能“全盘掌控”的公司,“对未来的消费类电子产品而言,软件都将是核心技术”。这样的苹果才不至于像戴尔、惠普或索尼那样,因为等待微软最新操作系统的发布而延迟推出硬件产品。这样的苹果不用看着微软乾着急,而可以随意修改系统,还可以为iPhone和iPod制作特别的版本。

Google和苹果的日渐强大给我们的启发是,原来颠覆式创新既可以是技术上的创新,还可以是企业经营战略上的创新。

抛弃式创新 VS 拓展式创新

企业软实力服务于企业的未来生存,最高层次的软实力是按照从未来到现在的时间序列整合各种资源,也就是,用未来的眼光指导现在的经营管理,为企业的未来生存做准备,立足于创造价值、创新价值,用独特的眼光和管理理念来控制和引导整个企业的发展脉络。

比如IBM把亏损的PC事业部甩给联想,再比如惠普公司与康柏合并后,采取的开放式经营模式,把资源专注在一个特定领域里,同时成为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公司。

对于摩托罗拉而言,也是如此。2007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第四季度移动终端事业部的销售额同比下降38%,一年前,这个部门还为公司贡献了27亿美元盈利,然而2007年全年,该部门的亏损额为12亿美元。“摩托再好,也要骡来拉”,摩托罗拉在鼎盛时期被大众传播的笑言如今正好在企业发展战略方向中派上用场。

现在摆在MOTO面前的“骡子”比较合适的有两个,一个是微软,一个是Google。这两个巨头未来的发展重点或者说新业务的增长点都和MOTO有关,同时,手机行业也正是这他们眼中的下一个蓝海。一者推,一者拉,抛弃式的和拓展式的创新在同一过程中分别得到实现。企业持续不断的发展依赖于对自身持续不断的改变,企业发展过程中的抛弃行为并非消极的选择,相反是战略意义上壁虎断尾式的积极作为。

创新的反义词是灭亡

1917年,《福布斯》杂志首次推出了“福布斯百强企业”排行榜,到了1987年,《福布斯》将这份名单重新刊出,与当年的名单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其中61家企业已经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而幸存的39家中,只有18家时隔70载仍然有幸跻身百强之列,

是什么原因导致企业的绚烂像焰火般短暂?从美国钢铁公司的兴衰过程中可窥一斑。一个世纪前,JP·摩根收购了安德鲁·卡内基创办的卡内基钢铁公司以及其它784家独立公司后组建的美国钢铁(US Steel),是全世界最无与伦比的巨无霸,鼎盛时控制了全球钢铁产量的51%,而当时钢铁是制造一切产品的基础,以至于当时主流的“左派”思想家们以此为理由担心资本家代替政治家统治全世界的“垄断资本主义”时代会到来……

然而今天,谁还听说过这个公司呢?是它的内部管理出现了问题吗?当然不是,而是外部市场改变了!二战以后新材料的使用使钢铁的重要性大大下降,而新兴钢铁企业如米塔尔钢铁公司积极发展新型特种钢材的发展战略,又使美国钢铁这样以普通钢材为主的老牌企业失去了业内地位,于是在内部运营平稳的情况下从巨无霸沦为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如今,世界瞩目的IT圈企业以前所未有的力量打造着其软实力,异常活跃地跳动着它们创造性的脉搏,譬如涉足企业管理咨询的IBM,譬如进军手机业务领域的苹果,譬如紧随网络搜索需求的微软,譬如紧贴用户需求不断研发新产品的Google,他们制胜的法宝是企业的软实力,更是各自不同的创新之道。

沈国康认为,企业生存的外部环境正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纵观宝洁、福特等数十家生命力旺盛的百年企业,他们的创新并非停留在口号之上,无论是彻底颠覆逻辑,还是渐进地模仿,还是抛弃或者进军某一业务,其创新的圆心日渐清晰,一张一弛、一进一退都始终紧跟外部环境和市场的需求变化。正因为此,他带领着自己的公司始终走在不断自主创新的征途之上,因为创新的反义词并非保守,而是直接的灭亡!

作者:沈国康?

: http://www.ha97.com/2500.html

本文相关评论 - 1条评论都没有呢

No comments yet.